音乐里的足球: 有没有一首歌让人想起你

▲“顶楼的马戏团”在2010年推出的《申花啊,申花》,是所有申花球迷共同的情感表达。

没有足球比赛的日子是很难熬的,有足球比赛的日子可能更难熬——铁杆球迷和专业足球记者肯定懂得这句话的意思,尤其是球队成绩欠佳的时候。这不,申花球迷已经开始煎熬了——2月8日晚,上海申花队时隔六年重回亚洲赛场,可惜只有90分钟的命,在虹口足球场居然0:2输给了澳大利亚球队布里斯班狮吼,创中超球队纪录在亚冠资格赛阶段就出局。我很好奇,能歌善喊的申花球迷,在赛后会送给球队什么歌呢?

若论球员比赛兴奋度与球迷现场助威的粘合度,恐怕无出上海申花队与其球迷者。我相信,每一位走入虹口足球场的外地人,一定会震撼于申花球迷的看台文化,“一音入魂”“世界标准”“强者之魂”“申生世誓,花开吉祥”“THE POWER OF BLUE”等口号标语,不仅读来朗朗上口,而且文绉绉地撩动你的肾上腺激素;我相信,每一位在虹口足球场看过比赛的外地人,一定会震撼于申花球员接收看台节拍的韵律感,比赛上下半场各有10分钟左右,申花球迷都会全场一起打节拍,如波浪般一次比一次快,绿茵场上的球员此时就会跟着节拍向对方半场发起猛攻,球员的步伐频率与节拍节奏高度吻合——很少有其他中超球队与球迷的互动可以达到这种程度。

从引援强度来看,上海申花原本是想在亚冠赛场大展宏图的,教练层面邀请来乌拉圭人波耶特,外援层面引入阿根廷巨星特维斯,内援层面引入毛剑卿、孙世林、栗鹏、朱建荣,整体打法改造倾向于更加具有侵略性。

可是,纵然虹口足球场众志成城,依然难改0:2的尴尬比分,更成为中超球队亚冠史的败笔——自2003赛季以来,第一支没有冲入亚冠资格赛晋级亚冠正赛的中超球队。此前,中超联赛共有5支球队(申花、国安、上港、鲁能和富力)参加了7次亚冠资格赛,全部晋级成功,不成想申花作为中超老牌劲旅,倒在了亚冠正赛的门口。

这个结果恐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。沪上朋克乐队“顶楼的马戏团”曾在2010年推出了一支神曲《申花啊,申花》。这首充满苦彩的足球歌曲,在这个悲伤的夜晚分外应景。

歌词写道,“申花啊,申花,阿拉陪侬走过廿年额路;申花啊,申花,侬就是上海球迷额全部;申花啊,申花,勿管侬现在是勿是泡烂污……”

不过呢,上海人,或者说部分上海人的“申花情结”,近年来频繁招致非议,最关键还是做出了匪夷所思的举动。比如,在2016赛季亚冠赛场,原本与申花无关的一场比赛,仅仅因为同城对手上海上港出击亚洲赛场,小部分申花球迷打出了“ONLY SHENHUA REP SHANGHAI”(只有申花代表上海)的挑衅标语。这个举动被拍照留存,直至申花在今年2月8日惨遭淘汰而重新被挖出来,有非申花球迷的网友称,“(申花)球迷败人品把所有运气都败光了 。”

其实,在《申花啊,申花》的那首歌中,“顶楼的马戏团”也曾唱道,“申花啊,申花,踢球是靠脚勿靠嘴巴;申花啊,申花,踢球要踢出上海人额风度……”

从历史来看,音乐的起源肯定远远早于足球,但是足球从诞生的那一天起,就未曾离开音乐的影响。至今,每逢世界杯、欧洲杯、亚洲杯、奥运会等大赛,比赛开始之前奏唱国歌是必不可少的环节。甚至,足球运动员入场时的那首《FIFA ANTHEM》(国际足联公平竞赛曲),已然令人热血沸腾。

历届世界杯至少贡献一首脍炙人口的足球歌曲,比如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让人记住了《意大利之夏》,1994年美国世界杯让人记住了《我们是冠军》,1998年法国世界杯让人记住了《生命之杯》……2006年德国世界杯,这个热爱音乐、盛产音乐人的国度,推出了众多足球音乐专辑。直到2010年南非世界杯,德国人意犹未尽,推出了一套足球音乐专辑《Ballermann Hits Die Fussball Party》,3张碟片每盘有21支歌曲。当然,那届世界杯,南非黑人歌手K’Naan的《Wavin’ Flag》是传颂度最高的足球歌曲。至于2014年巴西世界杯,桑巴国度音乐人才众多,官方歌曲《We Are One》在开幕式大放异彩。

都说中国足球缺少文化基础,其实音乐也是足球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但是,现存可寻、拥有一定传唱度的中国足球歌曲,可谓屈指可数。比如,零点乐队创作的中超联赛官方歌曲《超越》,朴树为飞利浦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创作的推广歌曲《Hey,我在》。除此之外,大多数关于足球的歌曲抄袭严重,歌词难言上乘。

其实,早些年,中国音乐人也是很愿意为足球放声歌唱的,只是随着中国足球的“污名化”,中国音乐人才对足球避尤不及。中国足球并非只有《真心英雄》可以去抚慰伤口,至少在职业联赛早期,传颂的歌曲都很正能量。比如,1996年,音乐专辑《绿茵风采,等待那一天》汇集了众多大腕演唱足球歌曲。看看这张专辑的曲目和演唱者吧:《等待那一天》/臧天朔,《王中之王》/孙国庆,《生命的风》/那英,《让我们同行》/刘欢,《永远争第一》/张军、孟军,《世界之路》/高枫,《足球百姓》/程前,《年轻的心》/郭峰。顺便提一句,这张音乐专辑是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、中信出版社、中信国安工贸集团联合策划的。

回身看看山东本土的鲁能泰山队。鲁能队的底色是泰山,而泰山队的传承靠鲁能。

职业联赛二十多年,鲁能泰山队的球市起起伏伏,关注度时高时低,但是貌似济南本地、山东省内的音乐人,似乎忘记了家乡有支泰山队的事情。唯一的一首足球歌曲,是队歌《橘红色的火焰》。可惜济南当地的KTV,居然没有鲁能泰山队的队歌。也许,球迷、球迷、媒体,真的应该反思一下,足球之于这座城市,到底有多大的重量?

2015年,网络上能找到一首济南方言版的《橘红色的火焰》,歌词没有改动,新意在于增加了几段济南话的说唱词。至少,已经有人开始在关注本地足球文化了。足球文化的本地化,说起来有点绕嘴,但这是山东球迷文化的短板。多年以来,山东球迷在学习和模仿中进步,未来能否引领潮流,则需要文艺专业人士的关注和参与。此外,济南奥体何时能够球迷一家亲、何时能够全场一起鼓掌打节拍等具体问题,都在限制球迷文化的发展。

农历年末,济南当地艺人组合“八字硬”,他们用一把吉他伴奏的说唱歌曲《鲁能,80后的回忆》,令人眼前一亮。这是近年来少有的本地化足球歌曲。“1996年的春天,那时候我才刚十三,当时的经十路还不大宽,我经常偷老爸的将军烟。8号楼在体育场的西边,那里有我的偶像我的泰山,那时候看训练还交5块钱,我没钱只能等他们回到房间……”

哦对了,《申花啊,申花》的结尾是“老卵申花!”(“老卵”大致相当于北方话里的“牛X”)我想,如果以后有首歌叫《鲁能啊,泰山》的话,结尾可以是“昂头天外”(泰山石刻)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